开讲啦李玉刚演讲稿:做一朵迎风盛开的花

  大家好,我是李玉刚,真的非常高兴我能够参加《开讲啦》这样的一个栏目。 所以今天我特地给我母亲打了一个电话,我说妈妈你没有回到北京来,今天我去参加一个节目叫《开讲啦》。我母亲说:”那你能中奖吗?”所以呢,今天我演讲的题目叫做《做一朵迎风盛开的花》。

  我不喜欢做树,树大招风,所以我最喜欢低调的奢华,就包括我今天穿这样的衣服,也是这样的,我感觉这样特别有味道。其实我从小到大的时候,就没有人夸过我长得帅,但是我今天有个愿望,大家能不能给我一点掌声,或者夸夸我,谢谢大家!因为我行走江湖的时候,由于我的长相,我一直没有登上一个特别绚丽的舞台,因为我长得不够帅,我说着特别笨的东北话,因为那个时候在我们那样的歌厅里唱歌特别流行南方那样的语言,哪怕我们东北人,上舞台也会学着那样的语言。那个时候流行周华健的歌,还有四大天王的歌,国内的歌也流行,比如说高林生的歌,陈明的歌。那时候有一首歌叫《我听过你的歌我的大哥哥》。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东北人,特别女歌手,为了更受观众欢迎,她们都会努力地学,。所以老板也会经常告诉我说你说话一定要嗲,你要学南方人,但是因为我实在学不来,所以我就是属于那种最末等的演员。

  这就是我行走江湖的一个小故事,从这件故事我再追溯以前,因为今天肯定有很多,对我不太熟悉的学生们,因为在你们的心目中(的偶像)肯定有刚才小撒讲过的王力宏、周杰伦,或者科比,或者俞敏洪,可能你们的心目中或者说你们的心里那个角落未必有我李玉刚。但是我希望你们通过我们今天的接触之后在心里的某一个角落里,装上李玉刚这三个字,好不好?谢谢!

  所以追溯一下我的故事,我是生长在吉林省公主岭市,朝阳坡乡中央堡村九囤的这样的一个农村孩子。而且我家里很穷,后来我母亲的父亲,还有她的嫂子,还有我的一个姐姐,在同一年相继去世,我母亲在精神上有了一点问题。之后呢我们家的人生状况就特别特别不一样。其实我为什么能够在我的事业当中或者我的生命当中能够模仿女性,很多东西我感觉有命运的使然,一定会在这里,有我对母亲深厚的感情。读孔子的一句话就是“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就是说我一看到母亲的时候,我会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情。不仅因为她给予我生命,包括我今天所有的成就我认为都是归功于母亲,还有身上的坚韧,也应该来源于她。当我内心深处去读懂我母亲的时候,我都会潸然泪下,原因就是我母亲有病,她不是身体上的,她是精神上的。即使是这样,她能够带领我们家几个孩子,包括这个家庭,她勇于去扭转家庭的命运,因为我母亲特别认钱。你知道吗,她的一生中最大的动力就是钱,所以呢,也导致我以后赚钱是我最要做的一件事情,我一定要拼命地赚钱。并不是我对人民币有多么贪婪,是源于我母亲对金钱的渴望。所以跟母亲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锻炼了我的一种性格,就像东北严寒一样的性格。就这样我度过了小学,然后呢,我念了初中,其实我父亲母亲一直有一个愿望,希望我是一个大学生。就像你们一样带着父亲和母亲的这样的一个愿望,我成为我们村里第一个到城里去念书的,这样的一个中学生,那个时候我也特别特别地紧张,但是我最高兴的就是说我几乎从小没有吃过什么特别好吃的,我第一次在我们吉林省的四平市吃了我一生当中最喜欢吃的一道菜,叫锅包肉,我想东北人都应该知道。

  那个时候念书在吉林省的公主岭市有一个天桥,天桥下面就是火车道,然后是一个站台,我经常会站在那样的一个天桥之上望着下边的火车呼啸而过。我特别想去远方,我认为我的梦在远方。我不想念大学了,既然我家也没有钱供我念大学,我认为我不念大学也一定会好,我就开始走入了我的社会。我一开始是一个刷盘子刷碗的,然后住宿就在医院的那种长廊的凳子上,因为我没有找到工作所以只有那里是免费的。身无分文的时候,绝对会绝处逢生。所以以后你们面临择业或者就业,或者说在你人生的十字路口的时候一定要坚持再往前走一步,也许那一步就全成了一定要坚持下去。我那时候就是这样的,我没有地方住,我也没有选择回家,我就在医院里,突然之间睡梦当中会有人喊大米粥的声音。因为没有钱,但是医院里过道会有给病房的大米粥,就是这样的,我没有钱我会跑上去,我说我能赊一碗大米粥吗?我记着一个老奶奶就说,你都在这里蹲好几天,我都认识你了,然后她会给我一碗大米粥。你知道对于人生当中我可能那个时候比你们还要小,那一碗大米粥对我多么多么的珍贵,它是我的力量。它不仅是能够让我填饱肚子的一碗大米粥,它其实是我的精神力量,它会让我第二天接着去找工作,还有它会让我知道人情冷暖里面的暖字。

  接下来,我就开始在一个歌舞餐厅开始打工,天天会背着醉酒的客人。那个时候我特别特别的瘦小,每个客人喝醉了之后身体都特别重,因为晚上十二点一点钟下班了,我要从包房里面把他们背出去,一直送到出租车上,所以每天我都筋疲力尽。我每天周而复始就是这样的工作,其实我也烦透了,我特别特别烦,尽管那个时候的我一直认为原来的我应该是个文艺青年,我怎么干起这样的活,去背所有的客人。他们喝酒喝醉了会吐我满身,那我还是一样,有的时候我心里的怒火也会发,但是我的力量太薄弱了我打不过他们,我只有背他们,就是这样。后来我们歌舞厅当中有一个叫红姐的,因为当时她的儿子和我一般大,但她的儿子在北京念大学,然后我在她这里打工。她突然见到我,就会拿我当她儿子一样我从那个包房里背客人之后,她见到我之后她给我调了工作,让我到大厅里去工作,因为大厅比较清闲一些。所有人喝着啤酒,舞台上会有演出,舞台是用一个红地毯铺的,虽然只有这样的一个舞台的一小半这么大,但是那是我生平当中见过最大的一个舞台,贴着那样的红地毯已经被上面的歌手已经蹭得黑黑的了,但是在我的心目中特别地发光,特别地亮。我从来没见过舞台,你知道吗?我认为我不应该是餐厅的服务员,我应该在上边拿着麦克风,应该唱一首,我应该是那个角色,我经常会愣神儿。我记得有一次给客人倒水,因为水是开水,客人拿一个杯子让我倒,放在这然后我就给他倒,突然之间我就被舞台吸引了,水特别开,我就不停地倒,不停地倒,那个就水满到他的手上了,我一点都不知道,我还在听着舞台上唱:“风中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听着郑智化的这首歌,特别颓废的一种感觉,突然一个大嘴巴向我袭来,我一下惊呆了,我突然之间感觉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客人打了我一个打大巴掌,我马上习惯性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是我们的领班,跟我们上课的时候,就说不可以顶嘴,一旦发生事情,无论你对还是错,第一反应就是鞠躬,所以我现在舞台上我的铁杆粉丝都夸我说李玉刚唱完歌之后鞠躬的姿态特别特别得好,来源于我的经历,因为我没有后路可以走,那个时候就锻炼我必须向别人鞠躬。红姐拿我像儿子一样帮我解围,但是就这一巴掌真的扇醒了我,我感觉我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后来我没事的时候,照样非常谨慎地给客人服务,给客人倒酒,给客人倒茶,但是我的心照样在那个舞台上,舞台上有歌手我会跟他们学习。直到1999年的某一天,我还在一个歌厅跑龙套的时候,因为我在和一个女歌手在一起,在给大腕垫场的时候唱的一首歌,当那一天我走上舞台的时候,突然从那样的一个口,因为特别黑,谁也看不到谁,我就从这个角上,那个女歌手从那个角上,最后走到这里,我们像电视节目一样,然后牵着手,当我没有看到她的时候,我就自己唱了:“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一背,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我就自己一个人唱了男女声,之后我就开始了我人生另外一段旅程。

  那天老板特别特别高兴,因为当我唱完这首歌的时候我得了六百块钱的小费,底下客人送给我的。我第一次得小费,我第一次看到我原来唱女声,会有这么大的价值,我当天一夜都没有睡觉,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就给我同学打电话,我问他我说你现在在哪上班呢,他说我现在在气门芯厂,我说你一个月多少钱工资,我一个月六百,我说我昨天一天就赚了六百,砰,就把电话就挂掉了。我当时是多么多么地开心,我认为我有价值了,我认为我能赚钱了。紧接着我的好运又来了,老板接下来找到我(说):“走跟我去一趟。“我说:“去哪?“老板:“走,跟我去照相馆,跟你照张相。“然后又给我起名,又叫什么”百变歌王“,又给我起很多很多的名字,然后开始骗顾客,也不是骗啦,广告就是这样的。然后打电话,说我们现在,我们原来有一个男歌手跑龙套的,现在在我的指挥下转型成功,你们过来都看一看吧,听一听吧,然后就开始给我做广告,你都知道我压力有多大。我不会唱几首歌,就在我们那一家歌厅的下边,有一个音像店,我就开始做推销员。做推销员的这段日子我感觉挺开心的,我接触了太多的东西,我听了太多的东西了,因为老奶奶过来了之后就说我今天要买梅兰芳大师的,尚小云的。我对京剧不懂,我说哪个是,你帮我找,然后她说这个就是,我拿过来了,然后皮撕下来放,然后就听“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我就听一些老的这些,她说想听李谷一的就是“你的身影,你的歌声,永远印在我的心中。”我说这为什么李谷一老师唱的,就跟刚才梅兰芳大师唱的,我说为什么这唱法,都是怎么回事呢?我一开始,我当时我就开始琢磨这些东西,然后后来又接触邓丽君的,都说邓丽君特别火,然后她的声音里头,又没有那种了,都是“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小城来,收获特别多”。我接触了这么多东西,尽管我唱得不是非常得完美,但是我当时的脑海里,不停地琢磨,然后我就开始在舞台上,一首一首歌这样的学,一首歌一首歌地这样学,我在舞台上,就逐渐地站稳了脚跟,所以就成为我这种艺术形式,或者说表演方式最初的一个雏形。

  当时也很愣,走出来之后就那样的站在那里,然后一张嘴是女声,的确是很多人一下子感觉,当时绝大多数客人一是说,希望今天来到这里没白来,二是说也有一种猎奇的心理。后来一点点男妆唱女声的人越来越多,我也不新奇了。之后我又重新开始捡起来,我又好好地化妆,我当时把吴倩莲的,林忆莲的,宋祖英的所有的画片全都铺满我住的那样一个地方。我认为说,我眼睛小,我要化成她们那个样子,可能会更漂亮一些,因为所有人都说我眼睛,一定化妆不会漂亮。我一开始的确是,眼睛特别没精神,后来就照着她们这样的一个,所有的海报开始化,渐渐地我也越来越漂亮了。所以行走江湖的故事就是这样,但是在行走江湖的过程当中,也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而且我也进过无数次派出所。因为我在长春演出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所以我在一个小区租了一个房子,我在这个房子里,天天晚上化好妆,然后出去演出,然后演完出就回来了,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我突然之间,公安局派出所的人就进来了,然后就敲门,就问,说这家谁在,我说我在,那就你一个人吗,我说是就我是一个人。那你怎么回事,我说我没怎么回事,他说现在有人举报,说这个房间进去个男的,出来个女的,进去个男的,出来个女的,就是这样。

  总之生命当中有的时候你是不知道为什么的,所以就我现在为止,我过去经历的很多的事情我都不会究其原因,人家就是不能凝望,不要活在过去的阴影里面。但是我只想讲的让暴风雨来得更猛一些吧,所有的人生经历,哪怕是最苦难的,如果你想成功它一(www.lizhi366.com)定是你非常宝贵的财富,所以这就是我的江湖。

  我不得不对我的事业给一个评判,就是这样的。因为我男扮女装,我不敢跟别人对质,当我遇到欺负的时候,我想跟别人理论几句,最后我都选择沉默。人会问说,你好端端的一个男生你为什么去男扮女装,你肯定有问题,所以我经常会被别人刺痛。所以我面对任何人,那个时候就是这样的,我身上所有的棱角都被磨没了,真的被磨没了,就是因为我的事业,因为我从事着让我能够赚钱的这个事业,我能够每个月给我妈妈寄钱的这样的一个事业。其实我的心中,一直都燃烧着火焰,就是我要奔腾,就是我要做一朵迎风盛开的花,我要做到一个低调的奢华,我自己要走我自己的一条路,我自己有我自己心目中的梦想,所以就这样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后来我去了悉尼歌剧院,后来我上了春晚,后来我做了我人生中的两部作品,第一部叫《镜花水月》,然后接下来我正在做我自己的另外一部作品,叫《昭君出塞》。名字可能非常普通,但是它代表着我的一个愿望,我的一个理想,我也希望在世界的舞台上,真正的能够有李玉刚这样的一个席位。

  所以我这个梦想还没有做完,但是我希望在大家的目光当中我能够实现我走遍世界的这样一个梦想,谢谢所有的朋友们!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