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讲啦海清演讲稿:人生路,我们都是新手

  各位同学:

  其实我真的不太会演讲。我的成长很简单,在一个简单的家庭里面。然后,我今年三十六。我觉得为人师表站在这里,跟别人说他的经历和经验,一定是非常有营养价值的,否则我觉得会误人子弟。

  说实话,我不觉得我是一个成功的人。我觉得我在很多方面做得,就我自己打分可能就零分,很多东西做得不好。比如说我没有像普通的孩子那样能够跟父母长久地待在一起。我直到今年夏天,刚刚把我爸爸妈妈接到北京。然后我也不觉得,我是一个在表演上特别努力的一个艺人。

  我小的时候是大概在七岁的时候,就被选去当演员了。那是我的第一次(演)电视剧的经历。和现在的经历完全不一样,我当时喜欢拍电视剧是因为,第一次可以晚上不睡觉,让所有人陪着你玩;我第一次学会了打扑克,学会了“争上游”;然后拍完戏还有人给你钱。虽然说二十块钱,我给了十块给我外公,给了十块给我外婆,我自己什么都没得到,但是我觉得好开心啊!这职业太好了!又能挣钱还能玩。而极其简单就是导演说:“来,海清你过来。“”干吗?“ 他跟我说,他说:“这时候你爸要死了。“ 我说:“是吗?” 然后哗眼泪就出来了。 他说:“好, 来,准备,开始!“ 然后我就啊在那哭。哭完了以后,好,休息一会儿。一会儿他又把我抱过来:“来,海清,你爸爸又死了。“我哇又哭。就是演戏对我觉得特别简单。后来再找我演戏,我妈妈就有点不放心了,怕我成绩不好。 我妈妈就说:“如果你每年能够拿到前三名,全年级考试,我就同意你去演。”这对我来说太简单了,我每年都是全年级第一,所以她基本上就没有遏制住我当演员的梦想。我从一年级一直演到了五年级下学期。有一次我记得二三年级的时候,演了一个戏叫《一群小好汉》,有四五十个小朋友。整个将近半年我交了好多朋友,也交了两三个男朋友,都特别特别跟我好,然后我就觉得特别特别开心。那时候可能才三年级,其实很不懂,我们还互换定情物,当时的世界就是觉得那么地单纯。我想,拍电视剧,可能演电视做演员这个职业,对于我来说,最初吸引我的并不是现在的这一些。最初吸引我的是一种跟普通人不一样的生活。

  后来我在十二岁左右的时候,我就上了舞蹈学校。有一天我跟我父母在街上,突然有两个骑自行车的老师骑到我前面, 然后一下就停下来, 然后回过(身)来:“小姑娘你过来。”然后(我)看着他,然后过来,就把我那个肩带,我穿着一个背心这样的小裙子,把我肩带一拎,说:“你看好漂亮的肩膀和锁骨。”老师说:“你上我们这来考舞蹈吧。” 我说:“我本身就是学跳舞的。”他说:“你来吧。”结果我一考就考中了,考了江苏省歌舞剧院,一待待了六年。其实我在跳舞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是那种条件特别好的。因为我肌肉素质不好,所以我老摔伤,然后也骨折。所以我很早就改行做了编导。然后在我十七八岁的时候,我就决定我说我要上大学。那个时候我们必须是应届的毕业生、高中毕业生,才能去上大学、考大学。我权衡来权衡去,只有考艺术类院校,就选了(北京)电影学院和中戏。然后复习了九个月就考取了。

  大一大二的时候,也有一些机会能找我拍戏。但那时候我没有去拍。一个是我觉得学费特别贵,六千块钱,我得学回来!另外一个就是我觉得将来还有机会去拍戏。而且学校里面的这样的大学生活,可能以后再也不会有了,所以就一直在学校里待着。然后毕业到现在,其实和所有的大学生一样,我在毕业的时候也迷茫过:“女演员不拍戏靠什么生活呢?”所以我那时候很痛苦。我觉着学了很多东西,完全没有机会。我觉得这个时间真的不能浪费掉。青春一去不复返。所以我就那时候在学校里面特别简单。我就去看片子。而那些片子很枯燥,从一八九几年开始,然后那些老片子,很多都是同声翻译,就可能是一个翻译他把整个戏里面所有的角色全部是由他来念一遍,基本上你分不清谁讲话,谁跟谁,你只能知道大概一个意思。就是这么我大概看了一两千部片子吧。基本上把各个国家的,意大利的、法国的、西班牙的、俄罗斯的、前苏联的、美国的,包括阿根廷的这些片子全看完了。基本上看了大概一年多的时间,正好丁黑导演找我拍戏,我的第一部戏叫《玉观音》。

  那年我二十三岁刚刚大学毕业,他找到我,我也特别奇怪。就是因为他那时候在学校里面看我演话剧,演《骆驼祥子》和《雷雨》。然后他说把演《骆驼祥子》和《雷雨》的那两个女孩找来。结果我就去了。然后我当时是《骆驼祥子》的妆。他说那个演《雷雨》的呢?我说也是我。他说:“哦,是吗?”但是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不知道他是导演,我以为他是一跟班的。因为他长得黑黑的,导演嘛,都穿得比较那种邋遢!然后一块儿吃饭,他就坐在边上, 对我特别好,给我夹菜。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他是司机。因为我看他给所有人倒水,我觉得这个司机真好,等到回来以后他们跟我说,那个是导演丁黑。我说:“是吗?真的不像导演。”然后后来没多久,他就给我打电话,说让我演《玉观音》的钟宁。其实在演完钟宁以后,我接到很多类似于钟宁这样的角色,但是一直没有接。就像我后来在演完《媳妇的美好时代》以后,我接(到)了真的将近小一百部关于媳妇题材的戏,我也没有接。可能我很早就选择了这份职业,但我选定它以后,我会非常非常爱它。我会用所有的精力对它,我会磨炼我的所有的记忆。只要跟这个有关的,我都去接受和包容,我去学习。我当然想攀到巅峰,但是我不知道巅峰在哪里?而且我会在这条路一直走下去,用我的方式在这条路上行走。

  今天来了很多学生,我自己也是大学毕业。就是说关于怎么去面对在学校里面的生活和教育。其实可能我个人有一个并不是很成熟的观点。我觉得对于现在的教育,我希望大家能够特别冷静地去接受。它不是你唯一获取生活能力、面对世界改变自我成长的唯一的最正确的途径。我们可以去学习,我们可以上网,我们可以通过很多种书本也好,网络也好,很多东西去来不停地吸取,来建立我们比较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而不仅仅是书本上那些应试的东西。那些东西叫能力,很多能力是应试的能力。而这些能力真正到社会上的时候,我觉得是不实用的。说实话,我是一个考试非常好的人。我没有上过初中、高中,我上的是中专。我的中专是以跳舞为主,文化课很少,每个星期可能就三个小时或者是五个小时,但是我高考考了四百多分。我自己花九个月的时间去补习。可能现在的孩子,他们需要高强度的应试,但是一定要把它们看淡一点!它们只是我们生命中非常小的一部分。将来面临社会以后,跟人的沟通,你跟你同宿舍的学生的沟通,你跟老师的沟通,跟长辈的沟通,跟比你低年级的学生沟通,人际交往非常重要。这是决定你成功的我认为百分之五十的砝码,应该放在这儿,而不是全部放在应试上面。如果我的孩子将来读书了,我就会跟他说:“你要冷静地接受所有的知识,但是你要主动地接受和学习你想要学习的知识。”

  人生的路上,我们(www.lizhi366.com)都是新手。经验我们可以借鉴,但是决定要靠我们自己!

  海清简介:

  海清,本名黄怡,中国女演员,江苏南京人。7岁时便出演电视剧,12岁在江苏省戏剧学校学习舞蹈,17岁从江苏省戏剧学校走进省歌舞剧院,1997年考上北京电影学院,2003年出演《玉观音》正式出道。

  2009年前后出演由滕华涛导演的电视剧《双面胶》、《王贵与安娜》、《蜗居》,2010年主演《媳妇的美好时代》取得成功,被称为“国民媳妇”,并获得第八届金鹰电视艺术节最具人气女演员奖、第25届中国电视金鹰奖观众最喜爱的电视剧女演员奖以及第28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女演员奖。

  2013年出演《北京遇上西雅图》剧中饰演一个个性中性女,在电视剧《抹布女也有春天》饰演罗小葱,塑造一个经典女汉子的角色。

分页:123